恨生,一语成谶,金光瑶,最憋屈最悲剧的人, 没有之一

恨生,一语成谶,金光瑶,魔道最悲剧的人,没有之一

 

敛芳尊金光瑶。原名,孟瑶, 佩剑,恨生

仙督,兰陵金麟台,家纹:牡丹纹(金星雪浪)

直系子弟额中点朱砂(寓意“启智明志,朱光耀世”)

家风奢靡喜精致奢华

 

金家的风格就是满城尽带黄金甲,只不过把菊花改成牡丹。

点朱砂,表明重视智慧,有点观音姐姐那意味,不过倒是很衬美人。

金鳞台 ,取自,墨云压城城欲摧,  甲光向日金鳞开

一种虚弱奢华的美,整体上给人摇摇欲堕,富贵到了顶要颓败之感。

金家是入世的仙门,追逐世间权势和力量 ,不吝财物,不论善恶。

金家就是一朵明艳的恶之花。

 

--金光瑶是唯一没有表字的世家之主,他只有一个原名,孟瑶。

名字,对于古人非常重要,有地位,有钱,有文化的人才有表字。

他一定很讨厌原来的名字,改了个很衬金鳞台的名字,他是多想被金家认同,可为什么没有表字,也许是暗示,他无论作什么,也逃不过卑贱下场?

他想把过去的一切抹去,可是总有人提起,一次次被从台上踢下。

被大哥那次是最惨,兄弟之间,有错也要给点面子吧,聂大不是习惯如此,就是心里看不起金光瑶,他们的结义只是三个世家的一种联合。

既然基础是利益,那金光瑶因为利益对聂大作什么,都可以理解,毕竟聂大对他也不好。

可是那个时候,温柔的,看重你的蓝二哥又在哪里呢 ?你每次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呢?

为什么蓝大没给瑶妹起个表字呢,大概感情真的只是泛泛。

原来如此,瑶妹,真的是没有一个人爱你啊,你再美再好再努力有什么用?


薛洋都有个反义词表字,成美(红楼梦中说,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这个字是金光瑶给他起的,是瑶妹的处世哲学,不要作损人不利已的事,在不损害利益,不付出多少的情况下,尽量给别人利益,。

要作性价比高的事,作有目的坏事,不要随便得罪人。

可见瑶妹是个传统的坏人,有目的行事,不象薛洋,反社会人格, 不为什么也能杀人。

瑶妹觉得那不划算, 尤其是得罪君子。

毫厘必引,瑶妹是穷怕了,还是怕出错,受罚,总之是没安全感。

 

苏涉因为瑶妹记得他的名字而投身相报,这是瑶妹的顺手好事之一,他一定作了不少。

经常被无视的人,得到认同感,是多么感动 的一件事,瑶妹明白,感同身受。

心疼瑶妹,就算坐得再高,心里还是自卑,忘不了过去的感受。

因为这事,云梦双杰还鄙视过瑶妹,觉得他专会讨好人、而且是什么人都讨好。

云梦双杰那时年少风华,目下无尘,自然觉得我凭什么讨好全世界。

无羡啊,若你没被江家捡到呢。,被子里的人,怎么会懂冷风里乞丐的感受。

瑶妹,至少没作出骑自行车骂汽车,开车骂自行车的事,虚伪也好,世故也好,他必须如此,宗门风度,关系都是为了以后作准备,真是累。 

 

薛洋,字成美    佩剑::降灾

(因薛洋无长辈,所以在成为金氏客卿时金光瑶为其取字成美,有君子成人之美之意)

晓星尘,佩剑:霜华

魏无羡的师叔(抱山散人的弟子,魏无羡母藏色散人和延灵道人的师弟)

晓星尘,为什么不是星辰?大概是说,他这颗早上的星星,终要堕入凡尘吧。

晓星尘和宋岚的名字都是对命运的反讽,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清风明月,凌霜傲雪,还不是都要堕到污泥里,身死,魂消,梦想摧毁。

抱山散人,明白一定要紧抱青山不松手,山下的世界不是这些满心高华梦想,想改变世界的年轻徒弟们能玩得起的。

 

生而为人,对不起了,金光瑶

恨生就是瑶妹的一一生。

有的人只要能有机会活着,就已经足够幸运。

瑶妹的人生,不是活着,是生不如死,活着的死去。

他可有一天快乐过,怎么能不恨。

每个人都负了他,除去那个炮灰妻子,整个世界负了他。

他没WIFI命好,没洋洋恶得彻底,所以不管好人坏人都要欺负他。

一生弯腰屈膝,想要的没得到,原有的也失去了。

死在仰慕的二哥手下,死了也和仇人挤一个棺材。

人不能选择父母,他是个私生子,母亲是倡优。

和他类似的莫玄羽,就是他命运的预言。

他们不是被一个人杀死的,是被家族,整个社会杀死的,私生子没人权。

私生子,注定炮灰,进不了主流,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

因为你是私生子,任何人都可以跌你下台,你站在那里就是个错!

你连呼吸都 是错!

这样的人生和根本没活过的人生有什么区别?

啊,有的,还有生不如死这样的人生,这就是瑶妹的人生。

生不如死,才有资格恨生啊。不然,就直接去死啊。

瑶妹死了,有人哭吗?只有人骂,。

 

薛洋的剑叫降灾,

他就是对世人降下灾难,至于自己灾不灾的无所谓,怎么降,降多少,看心情

任何生命对他而言,与一块死物没区别,连自己受伤都无所谓,

跳跳舞,杀杀人,走尸是玩具。

洋洋说我已在地狱,世人不妨来陪陪我,我就是地狱!

至少他发泄了,和道长有过那三年,他吃过糖 ,知道什么是甜了。

他死了也不亏。

 

金光瑶的佩剑叫恨生,真是好怨的名字。

一个人要有多恨这个世界,多恨自己的生命,才会为剑起这个名字。

那他为什么不叫,杀生?

他恨的是自己,骨子里否定自己,刻骨的自卑,

就是站在金鳞台最高处,一身金星雪浪,也无法消除心里的不安全感。

难怪他对蓝大如此仰慕,因为他是假高贵,蓝大是真高贵啊。

不沾凡尘,不慕钱财,不争权势,谦谦君子 ,温润如玉,

相比大哥的暴戾,不讲道理,不体贴 ,蓝大简直仙人下凡。

为了那点尊重,温暖,认同,还有他自作多情的爱。

瑶妹把衣服都擦破了,都擦出血了,擦出火花了,又生生被掐灭了。

蓝大,是他的偶像,想成为的人,唯一没害过的人,

结果,蓝大给了致命一刀,表白都欠奉。

情,见血封喉,爱,挫骨扬灰

 

恨生二字,道尽瑶妹血泪。

恨生而为人,恨父亲不管,恨母亲卑贱,

恨天地不容,恨强颜欢笑,恨杀子杀妻,

恨杀了待自己如父的温宗主 ,

恨爱而不得,恨千万辛苦,一朝跌落,

恨唯一没害过的那人给自己最深一刀,恨死而不安,死不同棺。

即使这样恨,也没有变成薛洋,恨生没有成为杀生,

死的人都是他不得不杀,不杀,他就得死。

哪有什么公理,只有你杀了我,我杀了你,谁扛得住谁,

瑶妹,都快要死了,你留着那最后一点不忍心作什么?

千方百计从地狱爬上来,看一眼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留一点不忍心笑一笑天地吗?

天地不仁,根本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可以看得懂。

一辈子就爬了一个金鳞台,一次次跌下去,又爬上去。

劳心劳力,镜花水月,想要的全没得到,原有的也全没了。

 

娘死了,不入宗室,做个假观音来拜,

从来没得到过尊重,死后多少骗一点吧,哭一哭,这样难。

你娘还有你哭,你死了谁哭?你连坟都没有。

论压抑,憋屈,金光瑶当之无愧,第一,瑶妹总算当了一回第一。

瑶妹喜欢小孩,对金凌挺好,却要亲手杀死儿子,不能哭,

被迫娶个近亲当老婆,结果妻儿都要亲手杀死,不能哭。

最应该死的老爹,被他杀了,却要大摆排场 大哭特哭。

情同父子的温宗主死于他手,却不得哭一声,还得笑,为民除害,

他杀了这么多人,应该去死,他简直是比夷陵老祖更可怕的存在。

这些罪行,明明就是瑶妹一步步把自己作为人的联系全割舍,就是在一步步自杀。

他没有变成薛洋,只能证明他本质有善,他想做个体面人,为人仰望的人。

恶不能彻底,善又没人相信,只剩一张笑得麻木的脸,那是脸还是面具。

瑶妹、你真憋屈!

 

无羡说,薛洋必然死, 他认为金光瑶也应该死。

无羡没有资格说洋洋必须死,也没资格审判瑶妹。

命好的人,有什么资格评价一个坐在悬崖边上的人,一转身就是万劫不复。

想起天龙八部里,慕容复对要杀他的武林人士大吼,

在场的,一生从没有杀错过一个人的,请上来砍我第一刀!

wifi,没杀过无辜之人吗?何人无辜?何人无罪?

杀死晓星尘和白雪观的,不止洋洋,还有纵容的世家和全体围观的群众。

要一起杀了吗?

对瑶妹好的,除了苏涉,就只有金凌,他喊了那声小叔快跑,

在场的其它人难道一个都没受过瑶妹的好?

他一直笑脸迎人,就算为了利益,也帮有些人得过利吧,结果只有一个孩子,一个苏涉帮他,真是寒心,

这和杀无羡,杀洋洋,坐看晓星尘悲剧,有什么区别?

金家,聂家和原来的温家区别大吗?

本质一样,非我族类者,死。

不过是世家内部改朝换代的斗争,披什么正义的皮。

 

晓道长,这是全书惨度唯一可与瑶妹比的,但瑶妹还是比他惨

晓星尘善得过份,瑶妹坏得不彻底,都失去了一切。

命没了,魂消散,盛情没了,理想也没了。

可是晓道长有宋岚,有师傅,有敬重他的人,

他死了,有人收魂,有人为他哭,赞他一声明月清风。

瑶妹死了,除去骂声,还有什么?

应该还有掌声。

 

瑶妹如果当初去了云深不知处呢?

如果蓝大理解宽容他,在发现不对时就拯救他,结果会如何?

没有这个如果,因为蓝大肯定不会先表白,

瑶妹除非到死,全面成功是不会表白的,

但成功就是黑化,所以生路只有一开始就去云梦。

没有这个如果,因为那个人不是蓝湛。

除去蓝湛,谁敢,谁有力量,谁会如此离经叛道,对抗整个世家,为自己天地不容的爱人?

天下只得一个蓝湛。

你没那个命,瑶妹。

瑶妹,你费劲心机,付出一生没得到的,人家唾手可得。

瑶妹,你知道什么是暖,什么是爱,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尊重吗?

你不知道,你怎么能知道没尝过的东西滋味呢?

求了一辈子的东西,到死都没尝上一口,

哭都不能够,还要天天对人笑,你的脸就是面具。

你这一辈子可曾快乐过,真心笑过?

你眉间点雪,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你真是美。

你这么美有什么用,

美就是用来摧毁的!


评论(28)
热度(90)
 

© 相看两不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