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许你的一世长安

五一,为谁风露立中宵

一场谋逆有惊无险地渡过,皇帝内外调度,以身历险,疲惫不堪,但上朝后仍不得安宁。文武百官歌功颂德,连宰相也露出赞许的神色,称颂皇帝有胆有谋,事先安排李帅大军与湘王里应外合,解了这次的危难。
萧珏听着他的颂词,脸上并无一丝笑容,自己似乎先机占尽,实则线索全无,所有反贼都已被或擒或杀,悉数剿灭,楚王父子死于乱军,未留下片言只语,也颇为蹊跷。那一干杀手训练有素,留下的线索微乎其微,幕后主使如泥牛入海,渺去无踪,也许是看时机不对,根本就没露面。
此人于万军中发现萧珏已有准备,突然就阵前反戈,自断残军,随后立即撤退了布置,又按兵不动, 显然是在等待,等一个更好的时机。
此人心机深沉,多年布局,自然明白,他能等,但皇帝等不得,所以他好整以暇。
萧珏心里也很明白,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这个对手应变之快,对自己和他人的狠绝程度都超过他预计,此人是谁,他心中已有眉目,但苦无证据。
他也只能等,等着幕后主使,显露行踪,再一网打尽。
经此一役,双方仍无破局,又回到蛰伏。
萧珏用力的抓着椅边龙头扶手,指节泛白,完全没听到下面嗡嗡的一片颂词。
此役唯一令他欣慰之处是封赏了平叛有功的李叔明,萧逸等亲信,总算可以暂时抵住众臣对秀秀一家,功高震主,恐生谋逆的传言。
其它,他觉得实则一无所得。
若按他以前的习惯,不打算猜测,只做一件事:往前进。
退是险,进更险,留在原地亦险,面临这种关头,萧珏便会义无反顾的往前进。
  反正是险,在险中求进总比退而陷险值得。
但现在,他摸着腹中块肉,苦笑了,对手比他更清楚,有了牵挂的帝王,是拨去牙齿的猛虎,终是有了破绽,他没有对手狠。

秋风瑟瑟,萧珏的肚子才显了些,龙袍宽大,看不出什么。他这一胎,十分安静,心中隐隐不安,小方一直将毒强封,除去有时头晕乏力,却也无甚不妥。随着月份渐大,操心的事一件少不了,政事繁多,坐不多久就腰酸背痛,精神不支。
平静了没多久,朝堂上却平地波澜,城中宫中,一时流言纷乱,流言无非是,佞臣当道,虽是明君,但终究宠幸奸佞,致皇嗣单薄,云云。
朝臣中有以此劝誎的,悠悠数十份折子上奏。
一大段话,最是咬文嚼字,看上去委婉,其实字字诛心。
萧珏生气,却也不能如何,回复更是得用字斟酌,不能留一丝漏洞给他们钻。这些都是皇帝必须要做的事情,若他因为有孕而不做,或是取消,只怕第二天朝中就更要流言四起,那些大臣就有更多理由弹劾他失德,昏庸。
秀秀也明白这道理,只道:“不然就降我们的职,大哥在边关也比在朝堂开心些。他们到底不敢对皇上如何的。“
萧珏摇头,“此刻朕退了一步,就要接着退十步。朕是寸土不能让的。”
两人温柔地对视着,似乎心有灵犀一般露出了笑容。 

这日朝上又因为弹劾秀秀兄弟拥兵自重,结党营私吵了起来。
萧珏懒得与他辩驳,越辩驳,大臣们只会更觉得皇帝受李家迷惑。
他把手放在小腹上慢慢抚着那凸起,偷偷和皇儿交流着。
殿内七嘴八舌,竟越吵越响,萧珏心中烦躁,忽一阵头晕,不由微微合眼。等眩晕过去,他深吸一口气,喝道:“结党?!将军在朝几年,怎么也有几个好友,更不用说在边关,与节度使,郡守必须时常商讨敌情。难免有书信往来。
他起初还说得平静,后面终是激动难抑。
“若这样也算结党,朝中几人不是结党?!朕就是第一个结党的。”
萧珏盛怒之下,就觉得腹中一阵绞痛,天气寒冷,他头上却渗了一层汗,头晕得厉害,只觉得殿内突然寒风阵阵,他脸色发白地撑了一会,拂袖而出。

他才回到内殿,秀秀就赶了过来,见他脸色不对,连忙握了他的手,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萧珏摇摇头,说:"……大概是一时生气,你儿子不安份了."
秀秀先推了真气给萧珏.等小方过来,小心诊了脉,道:"无妨,皇子还好,只是要放宽心,戒急,戒怒,多休息."
正说着,流光抱了公主过来,公主见皇父躺着,就扑过去要抱,秀秀吓了一跳,忙抱过公主,但女儿与他不亲,扭来扭去,只是闹着要萧珏。萧珏再怎么样也是无法拒绝女儿的,抱过来亲了亲,公主忽然俯下脸去贴住萧珏的小腹,
秀秀吓了一跳:"做什么!"
"来,和弟弟打个招呼“萧珏笑着逗女儿。
小公主还不会说话,就啊啊啊地叫着,笑个不停,胖胖的小手捉着萧珏的手,张着嘴亲他的肚子,“平安真乖,要告诉弟弟也得乖乖的,“萧珏说得很认真。

可能是吹了风,晚上萧珏就发起烧来,一连几天热度不退,时晕时醒,因为怀着胎儿,很多药也不敢用,只好用冷水敷着。难得就罢了几天早朝。
萧珏醒了一会,见秀秀在榻边整理着折子,就从被子里伸出来手来握着他的手,用力地捏了捏,两个人都不说话,而是专注地看着对方,含情脉脉的
“朝堂上的事,你别放在心上……”萧珏突然哑着嗓子开口,定定地看着秀秀,“我说过我会保你,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你相信我。”
  “嗯。”秀秀轻轻点头,给他一个安慰的笑脸。朝堂上最近参奏他们兄弟的不少,结党,通敌,件件都是大案,各种证据,有的没的,大有不扳倒他们不罢休的架势,他怎么能不知道萧珏的为难。
“若是朕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还做这个皇帝干什么?”萧珏负气地说,拍了拍秀秀的手。
 殿外一阵喧哗,内侍进来报,有大臣一定要面圣。
萧珏不禁皱眉,“还有完没完了?!”
居然闹到后宫里来,实在是让他有些火冒三丈。
萧珏怒气冲冲,“朕不想见他们,他们想跪就跪着!”
萧珏越想越生气,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也不管自己正生着病,一脚踢开殿门走到外头,想看看敢跟自己叫板的这些臣子,到底有什么急事。院子里跪着的重臣,一看天子怒气冲冲的样子,都低下头,却有人呈了份密折上来,萧珏一看,脸色就变了。这份折子上提到的李叔明与西凉大汉互通的秘信,萧珏亲手烧掉,但竞然有人知其内容,还写在上奏里。
萧珏冷冷的视线扫过这几个重臣的面孔,下面一时间无敢说话。只听到萧珏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一起一伏,突然,他手一掷,猛然把奏章劈头盖脸地就砸到了那帮臣子脸上,声音嘶哑地怒道:“好,很好,一个个其心可诛。都给朕滚!“他几乎咬牙切齿。因为生气又感到有些晕眩,胸中也一阵一阵窒闷,血气不断地上涌,他也不管这些臣子想要干什么,他只想好好休息休息,他实在太累了。
这时候天色已暗,廊下的宫灯点亮,宫灯闪烁,印着萧珏苍白的脸,有着不正常的红晕,秀秀过去扶着他,看他微微发抖的肩膀,知道他不过是在强自支撑。
“阿珏…”秀秀呐呐地开口,话没说完,便看见萧珏眼里已经渐渐弥漫了雾气,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人慢慢软下去,直接晕在他怀里。
这下全宫惊动,急传小方来探脉,只说高热引发晕眩,必须静养。小方偷偷和秀秀说,最近的折子就不要往寝殿送了,再这样一惊一乍的,怕是要大动胎气。


晚些太后也来探病,太后抹着眼泪,“陛下要快点好起来,这时候可出不得一点意外。唉,先帝在陛下这个年纪已经有两位皇子了。前阵差点让楚王那狗贼钻了空子……”
她又絮絮叨叨把楚王骂了一遍,夸了萧逸儿女双全,王妃贤德。。。
萧珏听得满心气苦,太后杂七杂八扯了那么一大堆,真正想说的其实就是一句话:“你父皇在你这年纪已经有两个儿子了。上次叛乱如此惊魂,若萧珏出点什么意外,一个儿子都没有,宗室能立刻为这皇位掀起又一阵腥风血雨。
太后说完了想说的话走了,只留下病床上的萧珏脸色更加不好,捉着床棂的手都发白了,他没法和母后说自己又怀上了。
他的手突然颤抖起来,开始剧烈的咳嗽,从上个月开始,这是第几次了,他没法告诉秀秀中毒一事,为了胎儿,他许多药都不能进,只是伏在秀秀怀里,不停的喘息。
-----秀秀,我还有多少时间呢。
也许 ,真是到了最后的时间,最后那一步了。


萧珏一个人站在院外的花树下,他怔怔地看着天上的月亮,轻轻抚着微凸的小腹,更深露重,他不知站了多久,似乎要融入夜色,或者他本身就是夜色的一部分。
清清冷冷的一个人,站在树下,那叶子上说不定挂了几滴欲掉不掉的水珠,一动不动的,在想什么呢,或者他什么也没想,只是就那么站在那里,与那个华丽的皇宫是那么格格不入。
寒潭度鹤影,冷月葬花魂。
看着看着,就是一股不详之气。
萧逸站在他背后看得入了神,终于开口:“你还要站多久?”
语气里有点恼怒,这恼怒也许是恨他不懂珍惜自己的身体,更是恼自己在这里看了这么久,最后只好傻傻说了这么一句,突然就又兀自恼了,
-----我怎么能看入迷了
-----你可以不爱我,但你至少要爱自己。
一时脸上怔怔烧了起来,心里却又是淡淡愁绪。
“没想到,现在他离朕越远,反而是越安全,这样,朕动起手来,也就了无牵挂。”
萧珏幽幽地说,声音里有些叹息。
萧逸回了句,“放心吧,都安排好了,只是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
萧珏把手放在弟弟肩头,一瞬间,他的身影那么悲凉,
萧逸忍住就要流泪的冲动“你还这样倔,宁可骗他,也不愿意对自己好些
他抱住哥哥,“你怎么知道没有人愿意和你共同承担,你怎么能夺去一个人为你努力的决心,你明知道他如何对你。你这样,就不担心他以后恨你?”
他很想暴喊,“至少,你可以爱自己。
萧珏身子轻轻颤抖,苦笑道:“你知道,我最输不起的就是,秀秀”
他身负重担,光芒万丈,可良辰美景,千般爱恋只给一人,
我有三千大爱,不可挽回一人。
痴情之美,不可方物。
少年天子,外人一直看到的都他的强势和霸道.但弟弟心里还是明白是他输不起的.或许很多人给外界的感觉都是锋芒万丈的,可私底下的苦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萧逸喃喃道:“你想怎么作?”
萧珏自己心里也是相当明白,他的时间不会很长了。 
时日无多,所以有时显得放肆,大概就是临死前想做些事吧。 
“请君入瓮,以朕作饵,才能诱敌深入。但在这之前,朕要毫无牵挂,才能作这最后一局。先把秀秀和他大哥都外放出去吧。离朕越远越安全。但不能让他知道真相,否则他死也不肯让朕一人涉险的。“
他转身看着萧逸,一字一句说:“你觉得他们什么时机会真正动手?“
没等弟弟回答,萧珏面色沉凝,微拧的眉间一股阴郁之色,淡淡道


“朕驾崩之日,就是他们动手之时,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时机了。“


评论(1)
热度(2)
 

© 相看两不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