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

咫尺天涯  

 

 

本文圈地自萌,脑洞来自:鲁家九姨太的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23994/

 

 

此文为高湛、曹植,马度云拉郎。

高湛续陆贞传奇中的设定,身份是长广王,太后娄氏叛乱背景也和剧中一致。

曹植之设定是高湛的弟弟,高湛是腹黑总攻,弟控,有不伦之恋,有小肉。娄氏在这里是子建的妈,改了姓,高植,字,还是子建。

小受是白兔植,无害,可尽情食用。

炮灰受马度云很带感,因为属性腹黑,因爱成恨,造反,

因为三部戏朝代不同,背景历史请自行忽略。

初次写文,纯为娱乐自己。写得不好,不知道视频楼主会不会来追杀。

 

 

 

一,嫁衣如火  飞花满天  春风泣血

 

 

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不安,朝代更替频繁,各国皇室贵族之间的斗争更是激烈无比。

 

北齐世子大婚,迎娶梁永王的独女永世公主,

 

皇城之围已解,不日新帝便要登基。

 

昭阳殿,铺天盖地的红妆像烧起来一般一下子点燃了皇城半边的天。

 

长广王高湛着一身玄色长衫,印有暗色云龙纹,用金线刺绣,一脸冷冽,他站在那里,仿佛这里的热闹与他完全无关,就象他原来就属于暗夜。

 

今天是他弟弟高植的大婚,他前来观礼,却感觉如同被凌迟。

 

短短几天,他失去了父王,母后,储君之位,还有,最爱的人。

 

亲情,友情,爱情,统统没有了。

 

红色的宫灯从昭阳殿外,影影灼灼,迎出一对新人,珠翠满头,环佩叮当。

 

如花美眷,似水柔情,烛影摇红,满室华彩。

 

储君高植一身红妆,嫁衣如火,被众人拥到殿前,

 

少年脸色苍白,眼神疲惫,眼角似还有泪水,他抬起头,四处张望,

 

 

高湛永记得那个眼神,  怆然,无措 ,弟弟的眼神,分明在呼救。


他却迷茫的如同路人,不知该怎样去拯救,甚至都不知道能说什么话。

 

在这个场合,他的身份,所能说的,无非是“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真真是字字泣血。

 

他贵为皇子,却无能为力,站在这里,每一秒都是凌迟。

 

 

四处的喧嚣再听不见,眼前的红色几乎要将他淹没。

 

高湛觉得喘不过气来,像站在了悬崖边,山风凛冽,寒意刺骨,每一步都要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他的宝贝,他所珍视的一切,丢下了悬崖,飘散在空中,再也找不回。   

 

少年岁月,一别经年,两两相忘,生离死别。

 


他和他之间,突然就隔了血海深仇,从今往后,这世上,可还有地方能容下这一片深情。

 

他转身决绝离去,再看一眼子建泣泪的眼神,他就快忍不住发疯。

 

这一步踏出去,真是咫尺天涯。

 

从今往后,我们就真是天涯陌路人了。

 

他这样想,感觉心脏在分崩离析,只能揪住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喘息。

 

 

昭阳殿,交杯酒

 

看在断肠人的眼里,却是一杯伤心酒,两行相思泪。

 

子建四顾茫然,眼神绝望,他找不到高湛了,

 

在自己人生最困苦的时刻,那个最重要的人,消失不见,他退出自己的世界,

 

从此,自由,快乐,幸福,统统与自己无关。

 

他从来都不想当什么储君,娶什么公主。

 

他只想在有月亮的晚上,安安静静地想想心里的那个人,看着他微笑

 

没有恩怨,没有算计,没有欺骗,没有争斗

 

可是,母后安排的这一切,生生把自己的心,一点点地撕碎。

 

子建心痛难当,觉得自己在一寸寸的破碎,崩塌。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他眼前一片白茫茫,象失水的鱼,大口喘息,看不清新娘的泪眼,晕厥过去。

 

 

 

高湛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昭阳殿,也不知道能去哪里,只是昏昏沉沉走着,无法思考,无法呼吸。

 

喧闹声震耳欲聋,大婚还在进行,普天同庆,欢庆要持续一个月,整个王国陷入狂欢。

但是,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在这一刻,是个孤儿,弃子。

 

他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空壳,象一个幽灵,嘲笑着看着自己的躯壳,胸口痛得不象自己的了,这样也好,他捂着胸口,凄艳地笑了。。。。。

 

一直跟在后面的侍卫马度云冲上来,接住了殿下软下来的身子。

 

 

高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的青镜殿里,马度云坐在床前,眼睛有点红,象是哭过了。

高湛怔了怔,伸手去拍了拍他的头:“你哭什么 ,我还没死呢。”

马度云的眼睛更红了,“殿下千万不要轻言生死,还有重任在肩呢。”

 

高湛有些疲惫,淡淡道,““方才想起一些旧事,颇多感慨。你现在心里,是不是觉得你的殿下软弱得很。“

马度云垂下眼睛,低声道:“殿下,二皇子这次成亲是真的让你伤心了。”


  “嗯,”高湛闭起眼睛,握拳抵在心口上,声音低不可闻,“自从母后离开之后,这里很久没有这样难受了。”

 

马度云直直的看着他,眼里满溢着说不清的情绪,唇角却绷得很紧,几乎有些发抖。

 

“我一生最恨人背叛,为什么,也对,谁会留恋一个无权的弃子呢。“

 

高湛说到这里,眼里忽然闪出丝森冷而嘲弄的笑意,他终于明白,要得到子建,就只有握有无上的权力,才能扭转乾坤。

 

马度云见高湛隐忍悲伤,身子微微颤抖的样子,也不知哪来的冲动,突然狠狠的抱住他的肩膀,那些隐藏多年的感情像是一瞬间要喷发而出,捏得殿下的肩骨咯咯作响,他声音颤抖,念出了多年不曾叫过的名讳:“阿湛,,,,我,,我。。。“

 

“今生今世……我都会陪着殿下,我发誓终身不娶,二皇子没答应你的事,我都可以答应你。殿下,他作不到的,我都可以为你作到,”

 

他说出多年夙愿,不觉浑身颤抖。

 

高湛怔了怔,拍了拍他的手说:“好,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你总是陪着我的,你我兄弟,永不相负。”

 

好兄弟,唉,马度云满心的情意突然就成了打翻的茶水,狼狈地浇了一头。

 

(祝贺炮灰受,得到好兄弟卡一张)

 

马度云的心思,这么多年了,高湛何尝不知,只是,他的心里,只装得下一个人。

 

高湛淡淡望向窗外明月,月光皎洁,如同那人。

 

他对他的感觉,就象明月照山岗,清风拂枝头,只要想到他,心里就会清亮,嘴角就会微笑。

 

可是他是他的弟弟,这份感情,从来就只能羞耻地埋于心底。

 

 

 

我此生所求,唯你。


评论
热度(1)
 

© 相看两不厌 | Powered by LOFTER